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仙狱战神 第二百零一章勒索

发布时间:2019-09-24 19:25:41

仙狱战神 第二百零一章勒索

姚乐天和林羡鱼押着王恺五人返回云天城的路上倒是极为顺利,王恺等人全都老老实实的并没有丝毫试图反抗或者逃跑的举动。

其实倒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他们就算是有心也做不到,因为就在姚乐天进入阵法中将他们逮捕时就已经趁着他们虚弱之时直接下了狠手,毁了他们的丹田废了他们的修为,现在的他们跟普通人已经没什么两样,想要在姚乐天和林羡鱼两人手中逃脱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姚乐天之所以这么做也是无可奈何,毕竟这五人虽然被他们抓了,但是谁也不敢保证他们恢复了一部分实力后半路上会不会逃跑,又或者有人自知却抓去天卫难逃惩罚而横下心来自爆丹田拖着姚乐天和林羡鱼同归于尽。

为了以防万一,姚乐天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他们废了。反正这些家伙也都是即将被审判的盗墓贼,在天卫的面前,他们是没有什么人权可讲的。

李三堡等人也没想到姚乐天会如此的狠辣而决绝,以至于等到他们被废后再后悔为什么拖着姚乐天同归于尽时已经晚了。

从虚丹境的修真者一下子变成什么都不是的废人,对于王恺等五人来说绝对是从天堂一下子掉进了地狱,而一想到等他们却带去云天城后还会接受审讯和严厉的裁决时,更像是被一下子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以至于五人这一路上全都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垂头丧气已经不足以表明他们的样子,说是心如死灰则更为准确一些。

这也使得姚乐天和林羡鱼省去了不少的麻烦和手脚,一路上就如同赶鸭子似的赶着他们往云天城而去。

虽说废了这些人的修为后押解起来倒是容易和安全了,但是也正是他们没了修为,结果这从断龙岭到云天城这一路他们也是走的相当艰难。

因为地上本来就没有现成的道路,而他们又被废去了修为没了法力连起码的腾跃的身法都无法施展,因此不管是树林还是草地,不管是灌木还是荆棘,五人都只能靠着双腿生生趟出一条路来,这也使得本来他们就已经伤痕累累的身体上更是增添了不少的新伤。

对此无论是姚乐天还是林羡鱼都没有想要帮助他们的打算。

当然了,姚乐天和林羡鱼也不是真的铁石心肠,毕竟这五人还是他们立功的关键,当然不希望带回去的只是五具尸体。

因此他们最终还是动了恻隐之心,吃喝什么的倒是可以供给他们,不过前提条件得用东西来换。

“我们的储物袋子都已经被你们拿走了,身上就只留下这么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还有什么能跟你们换?莫非你们想要我们的命吗?”李三堡满脸愤怒的吼道。

嘭。

“喊什么喊,注意你的身份,你一个罪犯也敢跟我们天卫吼,看来我们还是太心慈手软了

仙狱战神  第二百零一章勒索

。”林羡鱼不等他再多说一句话就一拳头打在了他的肚子上。这一下正打在胃的部位上,顿时疼的这人跟个大虾一样的弓着身子躺在地上,不仅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并且涕泪横流,老半天才缓过来。

“两位大人想要什么就只管说吧,只要我们有的,肯定双手奉上。”王恺识趣地说道。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虽说现在他们已经是成了废人,连死的心都有了,但是却也不想就这么窝窝囊囊的被蹂躏之死,所以最终还是选择了屈服。

“聪明,早这么说不就完了。”林羡鱼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们当盗墓贼怕是也有些年头了吧,想必积攒下来的好东西也不少,反正你们以后也用不着了,不如就送给我们也免得浪费了。”

“说实话,我们是真没有什么积蓄。”王恺眼珠一转,苦笑道:“若非如此,我们又何必这样明知盗墓罪孽深重被抓住就难逃一死却还这么干呀,实在是没有办法呀。”

“好,我就当你们没有什么积蓄。”林羡鱼笑嘻嘻地道:“反正回路的路还很长,闲着也是闲着,你们就把自己最擅长的本事抖搂出来亮亮吧,要是我们看得上的话,自然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刚才林羡鱼想要压榨出他们积攒的赃物是虚,现在要掏出他们的本事才是真实的目的所在。

毕竟姚乐天和林羡鱼俩人都很清楚,王恺未必能有多少积蓄,就算是有也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而为了不被别人抢走他们肯定也会留下许多阴毒的阵法和禁制,要是真的去拿那些东西的话,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因此而枉送了性命。

何况东西虽好,但是他们的身份也让他们无法堂而皇之的拿来用,毕竟其中不少都可能是赃物。

但是他们的本事就不同了。这些人能够多次成功盗掘坟墓而不惊动守墓人,每个人手上肯定有几把刷子。要是把他们的绝活都掏干净的话,就算他们以后不去盗墓,可是将来探索前人留下来的洞府或者秘境时也是只有好处而没有坏处。

一听这话,王恺等人的反应各不相同,有的已经是彻底认命,当场就答应了下来。但是也有的死活不肯服软,直接就严词拒绝。尤其是李三堡更是嚷嚷道:“有本事你们就杀了我,想要我教你们阵法,做梦去吧。”

对于肯合作的盗墓贼,那不用说,姚乐天和林羡鱼是尽量好吃好喝的奉上,就连他们身上的伤口也帮他们敷上了药。而对于像李三堡这样顽固不化的,自然是有的是办法收拾他。

反正回去的路还很长,时间嘛也很宽裕,因此两个人有的是耐心。

结果自然不用说,李三堡就算是再纨绔也终究是有个极限,尤其是被林羡鱼变着法子折磨了几回后最终也彻底的选择了屈服。

这么一来,无论是姚乐天和林羡鱼都获益颇深。

王恺等人虽说干的勾当不怎么光彩,但是却不可否认他们的确是有真材实料,尤其是对于阵法、禁制等更是研究颇深,同时他们对于鉴定法宝也是很有一套。

很多的东西都是他们压箱子底的拿手绝活,换成以前也许就是死都未必会外传。但是现在,当他们被废了修为再也不是可以不吃不喝不知疲倦为何物的修真者时,这些东西也只不过是用来换上一顿饱饭一口清水或者是一个安稳觉而已。

姚乐天和林羡鱼俩人押着他们走得并不快,一来是快不了二来也是不想快,起码在把他们的所有价值都彻底的压榨干净之前,两人并不希望太早回到云天城。

要不然等到回去之后,以他俩的身份和权力基本上不可能再接触到这五人,再想得到好处的话就不太可能了。

尽管如此,但是再长的路也终究有走到头的时候,不过在此之前,俩人已经差不多把五人所擅长的秘术绝技都掏了个一干二净,此时再把他们送去天卫交差换贡献值也算是最后一次的废物利用了。

俩人回云天城时也格外小心,走的还是西门,提防的就是云天东卫的人,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庄家的人出来捣乱。

这一路上姚乐天和林羡鱼也试图问问口供,只不过对于他们是受何人指使前来盗墓以及跑去林家当铺销赃一事,五人却是守口如瓶,无论姚乐天和林羡鱼怎样逼问都没有用处。

虽然有些失望,但是姚乐天和林羡鱼反倒是越发的确定了他们的背后主使更加有可能是庄家的人,否则的话,他们不至于惧怕到如此的地步。

见他们不肯说,俩人也就不再问,在他们看来,等到了云天西卫之后他们就算是不想说也不可能了。毕竟他们这次犯的案子可是不小,就算他们不肯张嘴,有些秘密也是隐藏不住的。

姚乐天和林羡鱼押着五人进入云天城时,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甚至于一开始他们连巡街的天卫都没有看到一个。

这让俩人暗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觉得十分纳闷,不引起注意是好事,起码他们暂时不用担心在回到云天西卫之前会遇到半路罪犯被劫或者被杀的情况发生,只要他们能够将这五人平安无事的送到云天西卫,那么功劳就妥妥地到手了。

可是进入云天城后走了这么长的路却没有看到巡街的天卫,这就有些诡异了,要知道一般情况下,云天城中几乎每天都会有天卫御剑巡街,能不能给生活在云天城的人们安全感不好说,但是起码可以对某些想要为非作歹的人产生一定的震慑作用。

姚乐天和林羡鱼原本的想法就是一进入云天城后,遇到云天西卫的天卫就把他们给招呼过来帮忙押解五人,这样既安全稳妥,同时也可以分一部分功劳出去,到时候再有了麻烦其他的天卫也会乐意搭把手。

只可惜俩人从西门进入云天城后,几乎快走过了最外围的街区之后却始终没有看到一个御剑巡街的天卫从空中经过,这就让姚乐天和林羡鱼感到无比的纳闷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呀,集体放假了?还是有什么无比重大的案件发生,以至于所有的天卫都被征调去办案,甚至于连个巡街的都没留下?

“大人,这太邪门了。”林羡鱼现在也是满肚子的疑惑,东看看西看看又手搭凉棚朝着天空看了半天,再三确定空中的确没有御剑巡街的天卫后,脸色顿时就多了几分凝重,道:“您说会不会是出了什么事?结果云天西卫这边的天卫都被调走了。要不就是这五个家伙被抓的事情已经被庄家给知道了,所以才使了个调虎离山计把云天西卫的天卫都调走,准备将人劫走或者是干脆杀人灭口。”

滁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六盘水治疗阴道炎费用
乌鲁木齐治疗性病费用
对济南血管瘤医院的评论
去济南艾玛妇产医院的路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