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风鬼传说 第387章 误解

发布时间:2019-09-12 18:49:33

风鬼传说 第387章 误解

第387章误解

以前与顾家有往来的人,现在都躲得远远的,生怕把祸事引到自己身上。原本门庭若市的顾府,现在已是冷冷清清,门可罗雀。

本来对上官秀根本瞧不上眼的顾淳元,现在也不得不厚着脸皮,找上上官秀,请他向陛求情,放过顾家。

顾淳元现在还不知道上官秀早已替顾家求了情,不然的话,顾淳元哪还能好端端地活到现在?

唐凌做事,一向果决,连那么大的安郡郡守都被她当即处死,更何况顾淳元这区区的一介商人。

在唐凌的安排,上官秀现住在御镇的行馆内,一间有客厅有内室的套房。

在客厅里,顾淳元见到上官秀,未等后者开口说话,他抢步上前,一躬到地,恭恭敬敬地说道:“小人顾淳元,拜见上官大人。”

现在上官秀可是唐凌的救命恩人,他在唐凌面前的分量,不言而喻,他说的一句话,要远胜过旁人的百句千句。

看着向自己施礼的顾淳元,上官秀的心里只有一个感觉,商人的眼里果然只有利益,当真做到了能屈能伸,两天前,他还对自己趾高气扬,两天后,便在自己面前表现得这般卑躬屈膝。

不管心里怎么厌烦这个人,看在顾青灵的面子上,他还得做到最基本的礼数。他拱手回礼,说道:“顾先生客气了,请坐。”最//快//更//新//就//在

“不敢不敢,小人不敢。”顾淳元直起身形,站在原地没敢动,干笑着说道:“前两日,上官大人造访寒舍,小人有招待不周之处,还请上官大人多多海涵。”

“顾先生言重了,请坐吧。”上官秀摆了摆手,又提起桌上的茶壶,刚要倒茶,顾淳元连忙上前,接过他手中的茶壶,赔笑着说道:“大人,让小人来做就好。”

上官秀差点笑出声来,气笑的。

等顾淳元倒完茶,他微微一笑,端起茶杯,轻描淡写地说道:“现在御镇城内兵荒马乱,大街小巷,到处都有官兵在捉拿刺客和叛党,若无必要,顾先生实在不该出门走动。”

“是是是,上官大人提醒得极是。”顾淳元点头如捣蒜,一副受教的表情。

他迟迟不肯说明来意,上官秀也不急于发问,慢悠悠地喝着茶水,一派的轻松。最后,还是顾淳元忍不住说道:“上官大人,实不相瞒,这次,小人是有要事求大人帮忙。”

“哦?御镇可是顾先生的家,在御镇,顾先生还有用得到我帮忙的地方吗?”上官秀似笑非笑地反问道。

顾淳元老脸一红,结结巴巴地说道:“上官大人这么说,可是折煞小人了。这次陛在寒舍遇刺,惹出这么大的娄子,顾家已是大难临头。现在景大人全家老小皆被收监,不日就要被当众问斩,我顾家上,只怕,只怕也会步景大人的后尘啊!”说到这里,他声泪俱,噗通一声,在上官秀的面前突然跪了来,带着哭腔说道:“上官大人不看小人的面子,也得看青灵的面子,救救顾家啊,如果上官大人不肯出手相助,我顾家……我顾家就真的完了。”说到最后,他老泪纵横,哭得泣不成声。

上官秀深吸口气,手臂向外一挥,一道劲风生出,把跪地的顾淳元硬生生地吹站起来

。他眉头紧锁地说道:“顾先生这是作甚?上官秀也受不起顾先生如此大礼。”

“上官大人,我……”

“顾家有事,我一定会帮忙,只是……”他故意顿住,面露难色,幽幽说道:“弑君之罪,太严重了,旁人在陛那里提都不敢提此事,更别说为谁去求情,请陛格外开恩了。”

顾淳元激灵灵打个冷战,刚站起的身形又要屈膝跪地,哽咽着说道:“如果上官大人都不肯帮我顾家,就……就真的没人会帮顾家了……”

上官秀面色一正,说道:“顾先生,我没有说不帮忙,只是,我也有我的困难。”

“上官大人的困难是……”

“顾先生也应该知道,这次我贞郡军在宁南遭受大败,损兵折将无数。救治伤兵要钱,抚恤阵亡的将士要钱,征召新兵购置军备囤积粮草,这些统统都需要用钱,顾先生也说过,贞郡一穷二白,连顾家的生意都不屑扩展到贞郡,现在,我最大的困难就是缺少军资。”上官秀坐在椅子上,敲着二郎腿,端着茶杯,轻轻吹着里面的茶末。

顾淳元多聪明,一听这话,立刻明白了上官秀的意思,说来说去,他就是想要钱。顾家家大业大,生意遍布整个风国,要说顾家什么最不缺,那就是银子。

听完上官秀的话,顾淳元眼睛大亮,立刻接话道:“上官大人尽管放心,大人的困难,小人完全可以帮忙解决,贞郡军所缺的军资,可由顾家来出,缺多少银子,顾家就为贞郡军的弟兄们补充多少银子!”

只要能保住性命,不管花费多少银子,凭顾家世代经商的头脑和渠道也能再赚回来。

上官秀慢悠悠地提醒道:“顾先生,要养一支数十万人的军队,所需的军资可不是个小数目啊!”

顾淳元正色说道:“上官大人需要多少银子,尽管知会小人就是。”

上官秀还没有回到贞郡,对于贞郡军的损失,他现在并没有具体的概念,此时之所以敲顾淳元的竹杠,主要是看不惯他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前倨后恭的心态。

他点点头,说道:“如此的话,我代贞郡军的弟兄们先谢过顾先生。顾家的忙,我自然一定会帮,现在顾先生尽管放心回家等消息,我可用人头担保,顾家会相安无事的度过此劫。”

顾淳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双膝一软,再次跪到地上,一边向前连连叩首,一边连声说道:“多谢上官大人,小人多谢上官大人。”

上官秀站起身形,快步走到顾淳元近前,把他从地上拉起来,而后在他耳边意味深长地低声说道:“做人留一线,来日好相见,哪怕是路边的乞丐,军中最不起眼的小卒,说不定在什么时候就能帮得上大忙。顾先生的阅历要比我这个后辈丰富得多,个中道理,也应该比我更明白才是。”

顾淳元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垂首说道:“上官大人教训得是,小人……小人受教了。对了,上官大人与青灵的事……”

上官秀打断道:“我和青灵的事,就不烦劳顾先生操心了,顾先生请回吧。”

“好好好,小人告辞,小人先告辞!”

送走顾淳元,上官秀走回到客厅里,转头看向内室,说道:“青灵,出来吧。”

随着他的话音,内室的房门打开,顾青灵和顾青芳二女从内室走了出来。其实早在顾淳元之前,她二人就已经先来了。

见顾青灵用充满怪异地目光看着自己,上官秀笑了笑,问道:“青灵,你可是觉得我对你爹做得太过分了?”

顾青灵摇摇头,没有接话。顾青芳则语气轻快地说道:“我爹的为人就是太市侩了,这次阿秀给他一个教训也好。”顾青灵转头瞪了他一眼,皱着眉头不悦道:“青芳,不许这么说爹。”

顾青芳撇了撇小嘴,满脸的不以为然。顾青灵也能理解上官秀的做法,上次他来顾府,爹对他的态度的确是太过分了,但此时她的心里还是很不舒服。她话锋一转,问道:“阿秀,你要回贞郡吗?”

上官秀点点头,说道:“是的。”

“什么时候走?”“明天。”

明天?顾青灵的心里抽搐了,两人相隔一年多才见面,但这么快又要离别了。难道,你就不能为了我在御镇多留几天吗?她心里是这么想的,话可没有说出口。

“这么快?”顾青芳心里想什么都会表现在脸上,她嘟着小嘴,恋恋不舍问道:“阿秀,你多住些日子再走嘛!”

上官秀苦笑,说道:“我离开贞郡已经太久了,不能再拖延返程的时日。”

顾青灵话锋一转,问答:“阿秀,你真的救不了景大人一家吗?”

上官秀深深看了她一眼,幽幽说道:“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这与刺客叛党完全无关,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朝廷的权利之争,要远比你想象中的更黑暗,更残酷。”

顾青灵面露黯然之色,垂头去,久久未语。

上官秀目光深邃地问道:“你想救的人,是景平还是景洪?”你就那么在乎他的生死吗?

“都有。”顾青灵轻声说道。对景洪,她是没有男女之情,但两人从小就认识,说是青梅竹马并不为过,一直以来,她都把景洪当成大哥哥看待,现在景洪落难,她心里也是深感痛惜。

上官秀微微点头,说道:“我知道了。我,会尽力去向陛求情。”

“阿秀,谢谢你。”

“不客气,我们是同窗嘛。”

上官秀和顾青灵之间蔓延的那股不寻常的气息,连神经大条的顾青芳都感觉到了,她目光怪异地看了看他二人,忍不住问道:“你俩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客气了。”

宝宝发烧了怎么办如何退烧
孩子消化不良怎么办
小儿咳嗽吃什么药
小宝宝腹泻注意哪些问题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