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虐仙记 第651章歃血

发布时间:2020-01-16 22:08:00

虐仙记 第651章歃血

什么?所有人心中震惊无比。悬浮宫和太上魔门的掌教一起前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在许多人的想象中,要让风悬羽和庄不周这种人低头,是比死还艰难的事情。

可是他们居然来啦,神色之间虽然有一种屈辱,可是他们都表现出平静,少有的平静。

薛冲并没有亲自出外迎接,出去迎接的是血衣长老,以血衣长老此时的身份,也足以当得起,毕竟他是神兽宫的首席执法长老。

谁都清楚一个事实,一旦悬浮宫和太上魔门的首领来到这里朝见薛冲,那就意味着神兽宫在一夜之间跃升为仙道门派第一门派,铁打不动。

“两位掌教大驾光临,快快请进!”血衣长老满脸堆欢,说实在话,薛冲先前以自己的脑袋作为赌注的时候,他对薛冲是非常失望的。这等于就是送死。但是想不到的是,薛冲居然真的叫天下最大的两个门派的首脑前来觐见。

风悬羽微微抱拳,庄不周则是叹息一声:“请。”

两个人来到帐中,没有带一名随从。

薛冲十分满意,他自是飞快的读出了两大掌教的意思,那就是暂时的臣服于薛冲,放低门派和自己的架子。

在这样的时候,我们可以感受到一种真正的强者的隐忍。

庄不周或者是风悬羽,无论是其中的哪一个人,都是世间真正的强者,可是在薛冲的威胁下,都不约而同的采用了暂时屈服放办法,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

在无数信仰者的心中,风悬羽和庄不周这种人,就是不可撼动的伟大存在,这样的屈膝,在信徒的眼中,比死还难受。此时此刻,选择背叛。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薛冲想要的,显然就是这样的效果。

薛冲下阶相迎。他能为两大掌教做的事情就是降落一级台阶。

“两位掌教请入座吧!”薛冲甚至连“别来可好”这样的寒暄也欠奉,直接步入正题。只有在这样的时候,才有人知道薛冲的厉害。

怒气。愤气,说实在的,两位掌教的身上都有很多,就算是勉强压制下去了,但是薛冲应当可以感受得到。可是薛冲的心灵力一出,就将两人的这种愤怒之气压制下去,乖乖的就坐。

两人也实在没有拒绝的理由。

风悬羽首先开言:“薛掌教,看你这兵强马壮,是想要争霸天下仙道门派了?”

薛冲这一次有意的布置,要使得迎接的队伍显得雄壮,最少都是金丹高手,才能靠前一睹天下两大教门掌教的风采。而分列在两旁的人,都是神兽宫之中最少金丹以上的人物。

十七位长生境界的高手,除了龙日月和青夜尊者在后面对弈之外。其余的十五人都一起虎视眈眈的站在台阶之上最靠近薛冲宝座的下方,俯瞰着天下苍生。

这些人的存在,当然也使得风悬羽和庄不周感觉到了压力。虽然他们确信凭借自己的能力可以在梦亭全身而退,可是他们也清楚,这样的阵容,甚至杀死自己,也不是没有可能。

薛冲微笑:“谁不想争夺天下?我神兽宫之中的高手,战力远在两位经历大战而损伤的实力之上,说一句大胆预测的话,若是两家真的惹恼了我圣兽宫。我们具备灭门的实力。”

鸦雀无声。薛冲虽然是在微笑的说话,但是一种强横无比的威压却是向四面八方散发出去,使人胆寒。

据说古代夏国有一位高手张飞,一喝之威。使人胆裂而死,其实就是身上的杀气太重,猝不及防之下对敌手以声击,自然收到奇效。

反驳。两大掌教都想立即反驳,庄不周甚至站了起来,可是他们反驳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忽然觉得不舒服。

是薛冲的眼睛。两人在想要说话的时候,都感觉到薛冲的眼睛似乎是在刹那之间要将人杀死的锋利。

薛冲的眼睛无疑像是一把刀,砍出的时候没有丝毫的声音,却可以摧枯拉朽。

这就是心灵力的攻击啦。

此时此刻,薛冲不惜采用了心灵力的攻击,因为,这两大掌教是否反对的效果,是否出声斥责的效果,实在是太过巨大。

很好。薛冲在心中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两个掌教并没有立即和薛冲翻脸的冲动,毕竟,他们已经看了出来,薛冲的实力实在很强。

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在这样的威胁面前,本来是该选择战的,可是现在他们两人都是形单影只,该担心的是被神兽宫围剿而死。

对于薛冲,就算有人将他吹上了天,但是在风悬羽和庄不周看来,也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人是龙日月。

虽然他此时显然没有现身,可是两人自然可以感受到他的存在。

这个人才是决定一切的关键。多灵子消耗巨大,早已经不知道躲到哪里去恢复去了;而花梦瑶受的伤太重,更是要去修复。可是龙日月可是绝世高手,武功高到了何种地步,不得而知,并且可以肯定的是,他并没有消耗丝毫的元气!

本来,神兽宫的实力已经是现在的悬浮宫的三倍以上,是现在的太上魔门的两倍以上,本身就具备压倒性的优势。若是再加上龙日月,那就是难以抵挡啦。

与其乖乖送死,倒不如暂时的妥协,这就是两人今日尽量隐忍的原因。

薛冲微笑,赶紧说第二句话:“两位掌教是武功高手,头脑也是无比的厉害,只有在这样的时候,才可以体现你们的价值,要是我,我也许会死战到底,不来这里的。”

庄不周眼睛斜睨着薛冲,半晌,忽然笑了,叹息一声:“是啊,因为你年轻。年轻人将体面看得比什么都重,甚至重于生命,而我们不然,我们是长者,自然要容忍小辈的狂妄。”

他终于开始反击。

风悬羽立即附和:“这是当然的。不过薛冲掌教。你今日说的话似乎有点自满啦。想想我风悬羽几个时辰之前,是何等的威风和快活,但是想不到的是,我现在落魄的很。前来这里会盟。我知道你想告诉我,前来参加你的会盟,也就是向你低头,也就是暂时的认输。不错,我现在是别无选择。我选择抵抗的后果很简单。就是被你神兽宫灭门。可是世上的事情,总是瞬息万变的,你现在的优势,也许用不了几个时辰,就会变成劣势。我只想告诉你一点,薛冲掌教,我悬浮宫祖师爷多灵子道长,此时正在赶制天雷。”

堵。

薛冲听到这话的时候,心中有一种什么东西似乎被堵住了,只觉得非常的难受。

哈哈。薛冲假笑两声:“风掌教真的是快人快语。我在这里表示无比的佩服。不过,眼下我神兽宫的力量算是占优,你们都处于劣势。就算多灵子前辈制造出新的天雷,我圣兽宫已经找到应对这种天雷的办法了,一样处于绝对的劣势。”

风悬羽冷笑起来,不再说话。

庄不周有得意色:“薛冲掌教,今日既然是会盟,就是因为大家都有诚意,你如此咄咄逼人,看来我或许得考虑和悬浮宫暂时合作以抵挡住你的进攻。不知道薛冲掌教是不是要这样逼我们呢?”

他显然已经看出了其中的关键,那就是薛冲以为他绝不会和死敌风悬羽合作。

庄不周说完这话的时候,看向了风悬羽,似乎是在等待着他的反应。在这样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想知道,风悬羽是不是可以接受。

“是啊,薛冲掌教,你现在的实力是不错的,想要夺取仙道门派第一大教的虚名,我们也不和你计较。不过若是你有什么过分的要求,我和庄不周虽然是宿敌,但是我们也不笨,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横行霸道的。”

风悬羽露出微笑。这么多年来,上面听到庄不周的话,算是听到庄不周对他说的最使人心中兴奋的话了。其实,他心中也有这种想法,只是不想率先向庄不周示弱而已。

悬浮宫在这场大战中损失太大,而且要命的是,悬浮宫不仅面临被薛冲消灭的风险,最大的凶险依然来自于太上魔门。就现在而言,太上魔门的实力也在悬浮宫之上。

太上真水是不是能够找到解药,这成了两大教派之间争夺的关键。找花梦瑶要解药,痴人说梦。正是在这样重重的压迫之下,薛冲才能轻易的达到自己会盟的目的,风悬羽当一听到秦中智传话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薛冲的意图。

薛冲笑起来,所有神兽宫弟子都希冀的看着薛冲,想知道他是怎样对答的。现在的时候,是悬浮宫和太上魔门达成了暂时的一致,对抗薛冲。

很多长老都在心中惊叹:这两位掌教真的是不要脸,但是说实话,他们也足够会变的。有些人一辈子都不能达到的厚颜无耻,两个人在刹那之间就达到了,似乎还有剩余的厚脸。

“两位,晚辈今日请两位过来,其实是想要直截了当的告诉你们我圣兽宫对待你们之争的态度,居然你们都给我薛冲面子,给圣兽宫面子,那我也就毫无顾忌的将我的话说清楚。既然你们来啦,我们都感觉到蓬荜生辉,这样吧,既然是一次真正的会盟,仪式还是要举行的,你们觉得如何?”

风悬羽和庄不周微微颔首。两人虽然各怀鬼胎,但是不得罪薛冲,却是一个准则。

“奏乐!”薛冲轻轻的吩咐。

鼓乐齐鸣,一队队的舞女在楚烟寒的带领下,引领着风悬羽和庄不周来到梦亭之巅的歃血坛。

香烟缭绕,大开大合之间,尽显气势。

其实,梦亭不过就是一个小地方,可是当站上了三大强者的时候,刹那之间形势就变了。一种风起云涌,天下独步的气氛,渗透进与会每一个高手的心里。

薛冲首先来到歃血坛之前,焚香礼拜,口中念动神兽宫奇怪的咒语,铿锵有声,但是没有一个字是能让人听懂的,忽然空中白光一闪,薛冲的手腕上就出现了一丝鲜血,滴落坛中。坛中的清水顿时汹涌如潮。

这几滴血的威力,甚至比得上是烈火燃烧,刹那之间就将坛中的清水煮沸。薛冲并没有刻意的使用火焰刀这种霸道的内功,只是随手施为。

很显然。自己面前的风悬羽和庄不周都是大高手,而且非常的想要探查自己的底细。自己拥有着使得这些掌教都羡慕的隐藏的手段,那是确定无疑的。

可是直到今天,也没有人可以知道薛冲究竟有什么隐藏的手段。

心灵力。这种到处拿出去说的东西,风悬羽和庄不周压根儿就不相信。他们猜测得最多的就是薛冲有一件十分厉害的道器。以神魂驱物之术将敌手真正的迷惑。

水的沸腾,只不过是将所有的血液的秘密消除而已。

在风悬羽和庄不周这种高人的面前,有时候一点微小的漏洞,就足以暴露一切。当然,所有的人都知道,暴露就是凶险无比的事情。

风悬羽和庄不周歃血。可是中规中矩,一滴血液流进坛中,等于就是应个景而已。

须臾之间,歃血完毕,薛冲的神色十分兴奋。因为自从这两个人的两滴血液进入歃血坛之中的时候。就再也没有人可以怀疑神兽宫的伟大。

罗盘回旋镜可以记录这所有的一切,然后在所有仙道门派之中,在江湖上宣扬,神兽宫这一次召集的会盟成功。

而且可以算是最为巨大的成功。因为只有在这样的时候,才能真正的显示神兽宫的伟大。

会盟如果是悬浮宫奉天殿或者是太上魔门梦瑶宫,别人毫不稀奇,但是在梦亭,由仙道门派最年轻的新锐薛冲召集。

这就不简单啦。这就是伟大的胜利。只至少可以宣布一件事情:神兽宫已经成为仙道门派新的旗帜。

风悬羽和庄不周是什么人,他们当然绝不是轻易可以低头的人,但是他们低下了高贵的头。成就的当然是神兽宫。

“会盟已毕。就此告辞。”风悬羽颇有点被冷落的味道。若有若无之间,总是感觉薛冲和庄不周似乎有更多的默契。他索性告罪离开。

薛冲拱手:“不远送。”

所有人看着风悬羽走出去的时候,有一种弃妇的悲伤。

风悬羽何等老辣,自是轻易的就看出薛冲留下庄不周的用意。

悬浮宫危险了。真正的危险啦!

这并没有丝毫的夸张。其实,薛冲就是坐山观虎斗,看看太上魔门屠戮悬浮宫,悬浮宫恐怕也是十分的艰难,更何况薛冲要在这样的时候出手。

不仅仅是举足轻重,而是决定性的影响。

没有人能够抵挡现在的神兽宫。

看着风悬羽的身影羽毛一般消失在半空之中。庄不周叹息:“薛冲,你为什么不杀死风悬羽,现在可是最好的机会?”

薛冲笑:“我为什么要杀他?他又不是我的敌人,现在,该是你们两排尽快分出生死的时候了。你们这一次决战,意义重大,你和花梦瑶以牺牲二十几万内门弟子的性命为代价,将悬浮宫引入金梅瓶灵脉之中,这是一次大手笔,这一次决战,是你们胜啦!”

庄不周叹息:“只是胜利的代价十分惨重。我们损失了自己三分之二以上的力量。如果不是这样,薛冲,想必你也不会这样会盟吧?”

薛冲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这是当然。其实当你们开战的时候,我就密切的注意你们的进展情况。果然正如我所料,你们双方都想速战速决,因此一出手就是短兵相接,并且出的都是最强横的手段。天雷,太上真水,这都是世上可以决定战争胜负的东西。想不到你们都有这种恐怖的手段。”

此时此刻,薛冲和庄不周之间宛然多年的好友,无话不谈。其实,双方都是在表明自己的诚意,都是在试探对手的底线。

很显然,联合太上魔门对付悬浮宫,是薛冲计划之中的一部分。没有人可以轻易的看低对手。能够不冒险,显然还是不要冒险的好。因为,此时还不是神兽宫真正可以横行无忌的时候。

现在,只有神兽宫的天上人间灵脉还在疯狂的吸收灵气,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而问罪灵脉、金梅灵脉,则正在修复之中。薛冲知道,这正是神兽宫凝聚天下人心的时候。没有积累。一切都是空谈。

要有积累,就必须有问罪灵脉那样充沛的灵气。薛冲现在当然清楚,天雷固然难以锻造,其中肯定有许多的秘密。是悬浮宫的杀手锏;但是太上真水也不赖,只要敌手一旦中招,就会选入无法摆脱的地步。

薛冲在此时选择和太上魔门合作,就是要消灭风悬羽和悬浮宫。至少要在表面上做到这一点。而事实上去动手的,却是太上魔门。

这就叫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太上魔门和庄不周都清楚薛冲的企图。那就是让自己和悬浮宫作生死之战,他且捡现成的便宜。

薛冲的如意算盘庄不周当然是清楚的,那就是薛冲想要悬浮宫在临死之前给太上魔门足够的创伤。一旦真的到了那个时候,神兽宫要收拾自己,却就变成一件十分简单的事情。可是要想不答应薛冲的结盟,也绝不可行。

因为,一旦拒绝和薛冲合作,薛冲自然会选择和悬浮宫合作对付太上魔门。这样一来,太上魔门又只有等死的份儿啦。因为,没有人可以抵挡现在的神兽宫和悬浮宫两派的进攻。就是那悬浮宫因为受到太上真水迷药的影响还不能完全恢复。但是太上魔门也肯定会大败亏输。就更不用说多灵子此时似乎是在赶着锻炼天雷出来。

天雷一出。至少现在的神兽宫和太上魔门是无解的。任何人都面临着死亡的威胁。

天雷的威力,经过这次大战,太上魔门所有人都清楚,那就是无与伦比。可以决定任何人的生死。

庄不周的神色微微不耐:“薛冲小兄弟,你我一见如故,在这样的时候,如果我们互相都遮遮掩掩,断断不能将事情解决。不如这样,你我开门见山,将你的条件说说看。我是否可以接受?”

薛冲微笑:“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告诉你,在这样的时,我也爽快的告诉你,我想要的是太上魔门名义上的臣服!”

“什么。臣服?”庄不周豁然站起,“这绝不可能!”

他站起来,因为十分恼怒,就想立即离开的样子。

薛冲忽然就堆起笑脸:“怎么啦,在这样的时候,你还要意气用事?你可知道。我和悬浮宫联手对付你太上魔门的后果?我也打开天窗说亮话。我神兽宫的目的很简单。不管是太上魔门还是悬浮宫,必须有一个教门灭亡。这是我神兽宫既定的策略,无可更改。”

庄不周即将要走出去的双腿忽然迟疑了起来,终于停下脚步:“很好。在这样的时候,我们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隐瞒。我相信你的话。”

他的神色十分尴尬。当然,好在梦亭之巅并除了他们两人没有别人。

“识时务为俊杰,知进退是高士。你在这样的时候悬崖勒马,我都替你感觉到担心。你知道的,因为你当时追杀我的时候算是手下留情,不像是风悬羽和狼天仇那种猛追死打,算是给我留下一条活路,我今日才执意要和你联手。否则的话,就是相反的结果。”

重感情。庄不周颔首:“若是我有女儿,我会把她嫁给你。可惜啊,我这辈子一直都是独身。”

薛冲听出了庄不周无穷的慨叹,十分惊奇:“怎么回事,你、、、、、、你真的没有子嗣?”薛冲这是亲口听他说:“是的。”

这是难以想象的,一个威震天下的大教的掌教,居然没有婚配。是什么原因导致他这样?而且薛冲的情报十分丰富,其中压根儿就没有这位掌教风流的言论,这究竟是什么原因?(未完待续。)

仙游县医院
长沙市雨花区东山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沧州治牛皮癣费用
山东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新疆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