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九百五十章 怪物化

发布时间:2019-09-25 23:45:12

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九百五十章 怪物化

五个人倒在地上,每个人身上都有多处中弹,看起来已经进气多出气少。

而约瑟等人也有三人中枪,除了最初那个脑袋直接被打穿

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九百五十章 怪物化

,还有一个同伴也是当场毙命,剩下的两个伤势并不致命,不过也需要立刻治疗。

约瑟拿着枪,愤怒的上前,朝着地上的人开了两枪。

“约瑟,停下,我们不能现在杀了他们。”阿罗看了看地上,还有两个活着。

“为什么不能?他们杀了我们的同伴!”约瑟愤怒的吼道。

“这虽然是事实,可是现在我们需要把他们送回战舰上,相信我,他们的结果绝对不会比死亡更好。”阿罗压下了约瑟的枪口,约瑟虽然怒火难消,可是最终还是放下了枪口。

“把他们送去治疗舱中,只要确保他们不会死就行了。”阿罗说道。

罗森号直接返航,带着这两个战犯,也可以说是逃兵返回了战舰。

不需要什么复杂的审判程序,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这两个生还者也没能逃脱死刑。

阿罗找到约瑟:“约瑟,今天是那两个混蛋行刑的日子,你不去看看吗?”

“不去了,有什么好看的。”约瑟无精打采的说道,两个同伴的死亡,让他非常的自责,毕竟都是一个编队的,平日里彼此的关系都是非常的亲密,可是两个活生生的同伴,眨眼间却死在他们的面前,让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

“我不是说过了吗,他们的下场不会比死亡更好。”

“舰长准备对他们施行什么死刑?”

“放逐太空。”阿罗说道。

这是联盟舰队很少见的死刑方式,一般的死刑也就是电刑或者是直接毒药毒杀。

只有少数被定为重犯的战犯,才会获得放逐太空的刑罚。

什么是放逐太空,就是给战犯穿上太空服,同时给予三十分钟的氧气供应。

然后把他们放进太空中,让他们在太空中绝望而且无助的等待着死亡。

曾经有一个战犯,被处以这种刑罚,不过在行刑的时候,罪名又被赦免了,然后及时的营救了回来。

可是那个人即便是救了回来,依然吓疯了。

等待死亡才是最为痛苦与绝望的刑罚,没有比这种死刑方式更为残酷的了。

约瑟想了想,问道:“在几号门?”

“在四号舱门行刑。”

“什么时间?”

“应该快要行刑了,要去吗?”

“去吧,我想看着他们是如何绝望的死。”约瑟的眼中闪过一丝仇恨。

两人到了四号舱门,这时候四号舱门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了。

一个将领在那里宣读罪名以及审判结果,在他的身后是那两个战犯,他们都已经被穿戴了太空服,还有四个士兵押解着他们。

两个战犯疯狂的挣扎着,可是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罪名宣读完毕,把他们送入隔离层。”将领一声令下,隔离层的门就打开了,两个战犯被推进了隔离层内。

隔离层是太空与战舰内部的中间地带,因为战舰舱门是不可能直接打开的,不然的话,会瞬间杀死战舰内的人,所以有了隔离层,隔离层封闭后,外层舱门才会打开。

那两个战犯穿着着已经锁死的太空服,在那里疯狂的拍着隔离层的门,可是他们的声音无法穿出太空服,更无法穿过隔离门。

下一瞬,外层舱门打开了,气流瞬间将两个战犯吸出了隔离层。

可以透过隔离层的舱门,看到那两个战犯在太空中挣扎,他们还在试图接近战舰。

可是舱门已经关闭了,任他们如何的呼救,都是徒劳无用的。

十几分钟过去了,那两个人还在挣扎。

阿罗看了眼舱外,说道:“约瑟,走吧,没什么好看的了。”

约瑟还站在原地,看着舱外:“他们这样只会加速死亡。”

“你同情他们吗?”

“不,一点都不同情,我觉得还不够,他们加快呼吸,只是让氧气消耗的更快,达不到三十分钟,他们就会窒息。”

这时候,其中一个人不动了,他的身体飘在战舰外面,另外一个看到同伴不动了,他反而更加的恐惧。

约瑟的嘴角勾了勾,阿罗看了看约瑟,没有说什么。

说实话,这种看着仇恨的人死在面前,并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

对于受刑者来说,这是一种折磨,可是对围观者也是一种心理的煎熬。

终于,第二个战犯的动作也缓慢了下来,不过一分钟的时间,第二个人也静了下来。

正当阿罗和约瑟都以为,第二个人已经死掉的时候,第二个人突然猛的一动,然后开始疯狂的敲打着外层舱门。

“居然还没死,他可真够顽强的。”

“不对劲。”约瑟皱了皱眉头。

“什么不对劲?”

“他那么剧烈的敲打舱门,氧气消耗是平常的两倍,不可能还有氧气供应,你看他的同伴,早就已经死了,他即便消耗的量不一样,前后也差不了两三分钟,可是他的同伴已经死了五分钟了,他居然还没死。”

就在约瑟说话的时候,第一个本来早就已经死掉的人,也开始动了起来。

只是,第一个战犯不是在拍打舱门,而是在虚空中痉挛起来。

“怎么回事?第一个也没死?”

“你有没有感觉,太空服似乎被撑开了。”

嘭——嘭——嘭——

第二个战犯拍打舱门的声音越来越大,隔着两道金属门,里面依然能够听的到巨大的声响。

就在这时候,隔离门旁边的仪器发出警报。

“警报,四号舱门出现物理损坏,警报,四号舱门出现物理损坏,损坏程度正在上升5%,6%……14%……”

这时候,陆陆续续有人接到警报,过来查看情况。

约瑟说道:“是外面那个家伙,他是怎么回事?他在破坏外层舱门。”

“不行,不能让他继续破坏舱门了。”

“把他放进来,其他人准备武器,进来后直接开枪射杀。”之前宣读审判结果与罪名的那个将领也没有离开,直接下达了命令。

“长官,那两个家伙有点不对劲,真要把他们放进来?”

“我们战舰现在动不了,如果继续放任他们攻击舱门,一旦出现破损,到时候整个四号区域舰体都将封闭,还不如直接放他们进来射杀掉。”

这时候,外层的舱门打开了,那两个战犯立刻冲进隔离层内。

将领看着那两个战犯进到隔离层,举起手:“准备,内层隔离门打开,直接射杀。”

那两个战犯一进入到隔离层内就静了下来,一个趴在地上,显得非常的痛苦,另外一个则是站在原地。

突然,趴在地上的那个绽放,太空服背后突然炸裂,一对血肉模糊的肉翼从太空服中伸展了出来。

“等等……先别把内层隔离门打开,有点不对……”约瑟这时候也顾不得僭越,连忙阻止道。

可是这时候,原本站定不动的那个战犯,突然冲撞向内层隔离门。

轰——

巨大的冲击传来,阿罗和约瑟都被震飞出去,同时在隔离门前摆好阵势的舰员,也都被炸散了。

隔离门被彻底的撞碎,两个形态已经发生扭曲的怪物,慢慢的从隔离门内走了出来。

阿罗感觉浑身都快散架了,艰难的撑起身体,看了看身边的约瑟,却看到一块巨大的金属碎片,刺入了他的胸口。

阿罗的痛楚在瞬间消失了,不敢置信的看着约瑟。

可是,当他抬起头的时候,却看到那个长着双翼的怪物,已经站在他的面前。

“吃的……吃的……我饿……我饿……”

太空服的玻璃面罩张开了嘴巴,没错,不是里面的战犯打开面罩,而是太空服张开嘴巴。

可是就在这时候,原本应该已经死掉的约瑟,却重新站了起来。

“约瑟?”

约瑟没有回应阿罗,他的状态也有点古怪。

约瑟歪着脑袋,胸口还带着那块巨大的金属碎片。

“你们必须死,你们必须死!”约瑟开始抽出胸口的金属碎片,而金属碎片上的血迹却开始流动起来,腐蚀着金属碎片,渐渐的那块金属碎片化作一个三角形的大刀。

“杀了你们……”约瑟提起三角形大刀,朝着双翼怪物斩去。

双翼怪物双掌一合,接出了斩击,嘴里却还念叨着:“吃的,吃的……”

这时候,另外一个化身为怪物的战犯,冲撞了过来。

约瑟整个人都被撞飞出去,正好装在背后的架子上,架子上的几个凸起物将约瑟钉在上面。

“约瑟!”

约瑟却依旧没死,又将自己从墙面上拔下来,伸手一招,那把三角形大刀又飞回到他的手上。

阿罗满脸的震惊,约瑟这到底是怎么了?

为什么他变的这么的陌生?

他什么时候具有这种不可思议的力量的?

双翼怪物再次低空掠过来,约瑟手起刀落,一刀斩落下来。

双翼怪物的肉翼被斩下来一个,身体在地上滚了两圈,可是他抓起自己的翅膀,居然啃食起来。

而这时候第二个战犯已经变成了一个肉乎乎的肉球,太空服被撑到极致,走起路来一摇一摆,速度越来越快。

下一刻,他再次发动起来,带着巨大的冲击撞向约瑟。

丽江治疗阴道炎费用
丽江治疗阴道炎医院
丽江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丽江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丽江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