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魂帝武神 第三百零八章:争论不休

发布时间:2019-10-12 21:05:07

魂帝武神 第三百零八章:争论不休

嘭,又是一声巨响。

萧逸再次被轰飞。

地元六重的凌羽,战力不凡。

就算不必认真战斗,单单真气上的压制。

也足以让得萧逸毫无还手之力。

嘭…嘭…嘭…

萧逸不知被震飞了多少次。

周围观赛的人,甚至有些不忍直视。

“北山剑主已经经历过多次战斗,体内真气不多。”

戒墨说道。

“再这样下去,他会活活被震死。”

流星剑主皱了皱眉头。

“既然早晚是败,还不如劝他早些认输。”

猛虎剑主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哼。”钟无忧冷哼一声。

“我倒看好北山剑主能赢。”

“若他败了,我将不再承认他这个对手。”

“日后,我会亲自打败这不知所谓的剑堂首席。”

……

嘭…嘭…嘭…

萧逸一次次被击飞。

凌羽沉声说道,“北山剑主,可以停下了。”

“你不是我的对手,更连让我全力出手的资格都没有。”

“哦?是吗?”萧逸冷冷一笑,再次挥剑而上。

锵的一声。

血戮剑与星影剑碰撞。

所有人都已经预料到,萧逸会再次震飞。

但,出乎意料的是。

这一次,萧逸纹丝不动。

反而是凌羽,被震退十数步。

“怎么回事?”凌羽面露疑惑。

萧逸冷声道,“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开始。”

说罢,再次持剑攻击。

之前一次次被击飞,只是他在计算凌羽的力量到达什么层次。

论真气,他比不过凌羽。

他暂时能仰仗的,只有霸道剑道。

另一边,凌羽微微感到手臂一麻。

皱眉道,“好霸道的剑法,这就是裂天剑魔前辈的剑道吗?”

霸道剑道,本身就是势大力沉的剑道。

无论是崩山斩还是覆海斩,都是力量的极致追求。

凌羽说着,脸上终于露出了战意。

……

凌羽与萧逸的战斗,再次打响。

战局,却起了变化。

萧逸不至于像之前那般次次被轰飞。

但也无法取得上风。

总的来说,战斗有些僵持。

而此时,长老席上,再次起了争吵。

“为何处处针对他,即使他来自北山郡,也不至于如此。”

大长老沉声说道。

语气上,已经带着质问的意味。

二长老见状,也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论权力,大长老在他之上,仅次于宗主。

若非现在几乎所有长老都站在他一边。

单单大长老一句话,他就无法再为难萧逸。

“影子。”二长老嘴中吐出两个字。

“影子?”大长老眉宇中有些不解。

“不错。”二长老点了点头。

“北山剑主身上,有那人的影子。”

“谁?”大长老问道。

“还能有谁。”二长老沉声说道,“易疯子。”

“易天行?不可能。”大长老摇了摇头。

“你觉得,北山剑主和他有关系?”

“甚至是,北山剑主是他的弟子?”

“不确定。”二长老也摇了摇头。

“既是不确定,为何处处针对他。”大长老怒声说着。

二长老说道,“既然不确定,我便当是了。”

“荒谬。”大长老怒喝一声。

“若北山剑主真是他的弟子。”

“他万万不可能让北山剑主来宗门。”

“北山剑主的天资,你有目共睹。”

“他也很清楚,自己在王都的尴尬身份。”

“他不可能让如此天才的弟子,来王都,甚至是宗门涉险。”

二长老若有所思,说道,“情理来说,确实不可能。”

“但,退一万步来说。”

“就算北山剑主与易疯子没有任何关系。”

“可也不能让他成长起来。”

边说着,二长老脸色变得冰冷。

“大长老,你睁大眼睛,看清楚。”

“现在的北山剑主,和当年的易疯子,有何区别?”

“同样来自北山郡。”

“同样是年纪轻轻,天资绝顶。”

“同样是本事过人,靠自己就得到极品灵器。”

“还有…同样是那种眼神…”

“桀骜、不羁、傲气无比。”

“就算他与易疯子没有任何关系。”

“但我敢保证,假以时日,北山剑主,必定又是一个易疯子。”

二长老边说着,语气开始有些激动。

半晌,才平复下激动。

“大长老,我便实话与你说了。”

“有这种想法的,非我一人。”

“所有长老,皆是如此。”

“北山剑主的表现,越是出色,就越确定我们的想法。”

“荒谬,真真荒谬。”大长老脸上,写满了愤怒。

“就凭你们的妄自推测,妄自忌惮。”

“就要将一个绝世天才的未来,生生扼杀?”

“我绝不赞同。”

二长老摇摇头,道,“我们只是防患于未然。”

大长老怒道,“可你们的防患,毫无道理。”

“你们是长老,是前辈,是老师。”

“任务是为宗门培养下一代武道强者。”

“而并非是在这里杞人忧天,妄自揣测。”

二长老反驳道,“不错,我们的任务是培养年轻弟子们。”

“但,我们培养的是武道强者

,除了我们剑宗本身。”

“哪个势力没有遭殃?”

“哪个势力不是死伤惨重?”

“你是不是忘了那一日,整个血雾谷,血流成河。”

“整个王都,强者死伤一片。”

“那等魔头,来自于北山郡。”

“我们如何能不妨。”

当年的事,似乎成了隐秘。

除了老一辈的武者们,等闲之辈,根本不知。

大长老沉声道,“若天行他真是魔头,为何个个势力都屠了。”

“偏偏我们剑宗分毫未损。”

“若他真是魔头,你现在还有命在这里针对北山郡的弟子?”

二长老怒道,“事实就是事实。”

“剑宗内,强者如云。”

“当年,他自是不敢对付宗门的。”

“你放屁。”大长老说道。

“你我都是当年的亲身经历者。”

“个中缘由,又是谁逼得天行大杀四方。”

“你我清楚得很。”

“当年,他没有对付宗门,是心中还敬着宗门。”

“不敢,和不做,完全是两个概念。”

二长老,似乎在言语上,比不过大长老。

只得愤愤地摆摆手,道,“大长老,我知道你与易疯子交情颇深。”

“你为他开脱,我也无话可说。”

“但,北山郡的弟子,今日讨不得好。”

“北山剑主,在凌羽手上过不了几招的。”

“待他落败,最强称号,便与他再无关系。”

“你…”大长老脸色冰冷。

但,当他的目光看向下方比武台战斗时。

忽然双眼一亮。

因为,此时,并非萧逸落于下风。

而是凌羽处于劣势。

“怎么回事?”二长老也发现了其中的不妥,看了过去。

“好霸道的剑法,剑剑破敌,那是裂天剑魔前辈的剑道。”

“好精妙的步法,步步杀机。”

“那…难道是…”

二长老目光惊骇地看向长老席中某位老者。

那位老者,也是长老。

但德高望重,辈分极高。

权利,甚至凌驾于一众长老之上,与宗主齐平。

正是段云长老。

“不错,那是我的游云杀步。”段云长老,目光深邃地看向比武台。

......

第二更。

(本章完)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费用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电话是多少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费用表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的电话是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的位置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