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最强圣帝 第205章 学生惭愧

发布时间:2019-09-26 01:07:54

最强圣帝 第205章 学生惭愧

“许久未见了,大长老!”

无尘远远地朝着文书阁大长老拱了拱手,算是打了个招呼,身为书院的文道圣童,对于攀附权贵的文道修士,打从内心深处鄙夷。

身为文道修士,就应该超脱世俗,在圣贤书院中潜心问道,而不是为朝廷卖命。

文书阁大长老同样拱了拱手,轻笑道:“是啊,想不到几年未见,你竟已经迈出了那一步,不愧是人中之龙。”

“大长老言重了!”

无尘轻声道:“眼下听闻郑宏已经被缉拿入狱了,但这诗词交流大会总不能取消

最强圣帝  第205章 学生惭愧

,想必大长老此番出来,便是为了主持大会来的吧!”

大长老笑了笑,道:“郑宏下没下大狱,这不是本长老关心的事,不过这诗词大会,确实该举行了,免得让你们久等了。”

无尘不置可否,随后便不再说话,与如玉如嫣便在那巨石上,冷艳旁观着广场上的一切。

这次七郡诗词大会,他们来此并不单单为了看热闹,更主要是为书院物色出色的文人士子。

然而诗词大会却迟迟三天未开,而他们的经费……已经有些不够用了,再不举行,明天就得从酒楼天字房搬出去了。

文书阁大长老的出现,让所有处在茫然中的文人士子们,都如同找到了主心骨,悬着心的放了下来,一脸希冀地看着大长老。

“因麻阳郡郡守郑宏失职渎职,此次七郡诗词交流大会,从现在起,由本长老主持!”

一身大红儒袍的大长老,目光环视广场上的众文人士子,开口便让众文人士子高呼而起。

很多文人士子,等这一天,等的太久了,如今总算就要如愿以偿了。

为此,他们也纷纷在心底念起了腹稿,此次诗词交流大会,主题为文武斗,但说到底还是以文为主,而他们的诗词能否脱颖而出,就看这一届的对手实力如何了。

随着大长老的下令,七郡中的文人士子,各自纷纷入列,一共分为七组。

这次诗词大会参会的文人士子,几乎每个郡县都有十多人,也都是在诗词一道有天赋的文人。

然而,在那最靠边的一排,却空出了十一个位置,入座的仅有四人,显得格外的寂寥与冷清。

“那似乎是武陵郡文人士子的位置,难道武陵郡没人了吗?居然就只有四人。”

“看到了没,那最后面的小子,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看来武陵真的没人了……”

“话不可这么说,前段时间武陵郡,似乎还得到了大夏天子的钦天诏令,怎么会没人?明明这就有四个……”

“哈哈……”

其他郡城的人都纷纷大笑了起来,眼中浮现出的那抹冷意,大有要狠狠蹂蹑林宇等人的意思。

文书阁大长老看了眼官吏递上来的名单,特意翻到了武陵郡那一页,仔细对照了一下,确定报名的人数有十多个,顿时皱了皱眉,沉声道:“你们武陵郡的其他人呢?”

“这……”

那几个学子愣了愣神,目光齐齐落在了林宇身上。

看着本公子干什么?

林宇一脸无辜的表情,内心多少有些发虚,见这几个学子将问题抛给了自己,摸了摸鼻子,索性直言道:“回大长老,其他人都陪郑大人蹲大狱了……怕是来不了了。”

什么?

此话一出,不仅文书阁大长老目瞪口呆,就连其他郡县的文人士子,也都是一脸的懵逼之色。

这武陵郡到底发生了何事,怎么麻阳郡郡守郑宏,跟武陵郡参加诗词大会的文人士子,一起蹲了衙门大狱?

他们犯了何事,集体狎妓?

“何故?”

文书阁大长老淡漠地看着林宇,沉声道:“之前说郑大人蹲大狱的人,也是你吧?”

“嗯,是我!”

林宇点了点头道:“至于原因,就是收受巨额贿赂,纵容书商盗印文书阁诗词文章……而那些要参加诗词大会的文人士子,都是这些书商子弟,不凑巧,全都被缉拿下狱了。”

这番话一出,人群再次骚动了起来。

文书阁大长老眉头一凝,书商盗印文书阁诗词文章,这可是杀头的大罪,还真有人敢铤而走险,看情形似乎不止一家。

“武陵郡文书阁的长老,难道一直没有发现?”大长老问道。

“三长老宋礼书也下了大狱。”

“呃~”

文书阁大长老倒抽了口冷气,武陵郡的三位长老,除了年轻时有过神童之称的宋礼书外,大长老唐山伯,二长老柳传风都与他同朝为官过。

这两个老东西,一个嗜酒如命,一个嗜书如命,自然文书阁大小事肯定会交给宋礼书。

而宋礼书贪污受贿,那些书商能够顺利盗印文书阁诗词文章,也在情理之中。

“看来武陵郡的新任郡守,这新官上任的几把火,点的很妙……”大长老低声喃喃道。

武陵郡这段时间,可谓是出名的紧,灵稻面世,钦天诏令下达,不仅换了郡守,原郡守陈廷均资历熬够了,更是一跃成为了太乌行省总督。

尤其是武陵郡出了个少年才子,弄出了个足以与围棋并肩的‘象棋’,如今麻阳郡也已经极为盛行了。

文书阁大长老问清了来龙去脉,神色也柔和了许多,看着林宇道:“那你们几个可要加把劲了。”

大长老话音刚落,随后似乎想起了什么,看向林宇道:“你叫什么?”

“学生林宇!”林宇拱手揖礼道。

“不错的名……”

大长老下意识地点头,但接下来身体却如遭雷击,猛地一颤,双目死死地盯着林宇,正色道:“你就是林宇?陛下钦天诏令,令其日后入京面圣的那个才子林宇?”

林宇之名,或许很多文人士子还不知道,但对于文书阁来说,却是再清楚不过了。

“学生惭愧!”

林宇嘴角扬起一抹弧度,想不到他的名字,竟然连麻阳郡的文书阁长老都知道的地步。

同样有一些看过林宇话本‘梁祝’的文人士子,也都神色动容地看向林宇。

那风靡太乌行省诸郡县的话本‘梁祝’,莫非就是出自这个涉世未深的少年人之手?

这怕是假的林宇吧!

(本章完)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需要花多少钱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是医保定点单位吗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是定点医保医院吗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手术价格是多少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大概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