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黑长直女王 【外传】前世的术之十(外传请不要订阅)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8:42

黑长直女王 【外传】前世的术之十(外传请不要订阅)

两人迅速离开了这片废墟,来到大街上。

街上也有人。

这原本的一人之城里,此刻,又多出两个人来。

长街尽头

,有一人。

来处,亦有一人。

林墨和魅魔在两人之间,困于长街之上。

这一次的敌人,是一对儿双胞胎姐妹。看上去,才十数岁左右的样子。皆是一身紫色的洋裙,像两个小娃娃,连脸孔都是木偶样的精致,看起来煞是可爱。

但林墨和魅魔却在敌人现身的同时,毫不犹豫地同时出手!

林墨一招灵魂火狠狠地丢向身前的女孩。

魅魔则凶狠地扑向林墨身后的女孩。

皆是凶狠的杀招,毫不留情。

却有雨落下。

九天之上,有雨零落。

两姐妹同时撑开一把华丽异常的洋伞,两个可爱的娃娃鬼魅一笑,那天上的雨,就成了囚困住林墨和魅魔的符咒。

灵魂火无声无息地在雨中消散了。

魅魔被一道无形的墙狠狠地撞飞了。

“没有用的,我们的雨,你们是走不出来的。”两个女孩同时出声,却又像是一个人在说话。

她们发出笑声,一会儿似是孩童,一会儿又是鬼魅。

林墨和魅魔却又面沉如水,皆不做声。

“我要破,你便挡不了。”话刚出口,又有两张牌被她看到了,她的脑子里,赫然多了两道火。

一道火打在魅魔身上,是为恶魔火。那是帮助魅魔的火。

一道火送了出去,是为地狱烈焰。那是烧尽敌人的火。

雨被火送葬而去,原本禁锢的一地瞬间成了透风的草屋,摇摇欲坠,忽一阵疾风而来,顷刻毁塌。

两个女孩儿脸上皆多出一丝惊诧,但并不影响她们的反应。

一个人举起伞。接下了林墨的又一道灵魂火。

一个人将伞面向前,挡开了魅魔的鞭子。

魅魔却借势将长鞭荡回来,卷起了自己的主人到怀里,两个人飞快地朝一边闪避。

而一道从才刚那伞里吐回来的灵魂火。正与她们擦肩而过。

在那头的小女孩脸上,分明是惊恐到了极致的表情。

“快把伞收住!!!”这边的喊声已经足可以用凄厉来形容。

可那边显然已经来不及了,没来得及收住的伞,轻易被灵魂火击破,然后……

同样的惨叫。再次出现,不过,这次却是在出现在一个小女孩身上,似乎更加让闻着惊心。

而仍活着的小女孩双眼通红,声音难以抑制的绝望和痛苦,还有愤怒,“我要你们给我妹妹陪葬!!!”

她决绝地将伞反使,狠狠地朝自己胸前扎下去!

并非只是要自杀,或者说,自杀不是她的目的。

她是要以生命为代价。召唤更加强大的存在。

一朵血花飚飞出来,她明明一脸痛苦,但眉间却又难掩喜悦。

因为,她要召唤的人,来了。

伞通体发着妖异的红光,一个怪人凭空出现在空中,怪人无手,无足,独眼,不辨男女。

“伞魔大人……替我……杀了她们……”她能感受到自己的生命正飞快地流逝。但她却感受到一股报仇的快意。

然后,女孩便死去了。

留下的,是一只名为伞魔的怪物。

一只以生命和灵魂为食的怪物。

……

……

缘从梦中醒来,梦里。她是人类世界里一个叫墨叶的普通小女孩。

在梦里,她被一只猫指引着,穿进从没去过的巷子,甚至连误了回家的时间都不顾了。

接着,她在一家小店里再度遇见那只猫。

而那只猫的眼睛里就仿佛藏着一整个世界,让她陷了进去。

梦里的她再度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站在不相识的别人家的房门前,而门铃更是没缘由地响了起来。

她有些不安,却又无法走开。

因为,门打开了。

而门里和门外,却仿佛是站着同一个人。

那……是林墨和墨叶的第一次相遇,却不是术和缘的第一次相遇。

是的,林墨的前世术和缘曾经在某个世界相遇,却又分离……

缘醒来的时候,还没来得及继续回味这个梦,看到正显示的时间,又想起今天和导师预约的时间,缘匆忙奔了出去。

她对上一次和导师的谈话记忆犹新……

“老师,请问是否有追寻认识的人到其他世界的方法?”

“当然有,不过很麻烦,不过,如果是双生的话,就简单多了。”

“那老师……你可以教我这种方法?”

“可以,你回去,且做一场梦,便寻到她的踪迹了。”

“然后呢?然后我就可以留在那里吗?”

“不能,梦外的人终究不能走到梦里面去。”

“那我该怎么办……”缘似乎有些沮丧,却又仅仅是沮丧而没有绝望,因为她还没有对自己的老师失去信心。

“只要你成为梦的主人,她就永远在你梦里了。”老师缓缓道出最后的秘密,言语中透露着致命的、缘所无法拒绝的吸引力。

……

……

在我身体以下的这个自由世界里,

不同颜色、不同体形、不同种类的鱼,

在滚动,在潜水,在嬉戏,在追逐,在争斗。

任何语言也难以描述,任何水手也见所未见;

从可怕的利维坦到浮游生物,

波涛间涌动着万千生命:

集结成广大无边的群落,像漂浮水面的群岛,

在神秘本能的指引下,穿行在荒凉、无路的海域,尽管四面八方

承受着贪婪的敌人的围攻。

大鲸,鲨鱼和巨兽,武装起头颅或利嘴,

挥动着剑、锯,螺旋形的角,带钩的长牙。”

它缓慢地游来,像一条游鱼,它不似一个猎杀者,只是漫游于池子里。

直到它缓慢地逼近,你突然想起,这不是在池子里,这是在深海中,而在你面前,是一只你一直无视掉的巨鲸!

巨鲸张开巨口,你想逃,但无法逃,巨鲸不动,但你却在向那张巨口里移动……

不……也许你根本感受不到恐惧,当那张巨口张开,又闭合,你只是不由自主地到了另一个世界,却无法发现出现了什么变化。

但是……它突然开始燃烧……

最开始,它的腹部微微开始发出光亮,它的身体一派灼热,它发出声音,整个海洋在嗡的一声中律动。

接着,海水开始沸腾。

巨大的它真的开始燃烧,那种燃烧不似那种惨烈的燃烧,看起来无比壮观和唯美。

大海里像是多了一轮太阳。

接着,听见有人呼吸的声音。

世界在呼吸。

世界在收缩。

大海在消失。

都在燃烧,都在沸腾。

那刺眼而夺目的光,无人可以去拾取。

光华,霎时万丈。

……

……

伞魔静静地烧毁了,魅魔落在它身旁,看着这怨灵渐渐消散。

恶魔火对于别人是毒药,但却是恶魔的圣药,吞下恶魔火的魅魔变得更强,强到烧毁了伞魔的体,灭了伞魔的势。

“走吧。”战斗终于结束,魅魔回头这样对林墨说道。

“嗯。”林墨也只是很自然地回应。

原来的房子已经不能住了,两人又去找了新的房子。反正这整座城都已经没有其他人了,所有的房子都失去了原来的主人。

……

……

在城外的某处,两个少女正盘腿坐在主机前搓着手柄。

她们专注地盯着屏幕,一副全身心投入的样子。

直到一局结束,两个人才累的躺在地上,全然不顾形象。

若是林墨还在这里,一定认的出来她们两个。

一个带了方形带边框眼镜且梳着成年向头发的,正是文澜,一个将整个头发披散开的,正是莫青。

“林墨她就快要从这个梦里醒过来了。”莫青突然开口。

“是啊……真希望她能不要醒来……”文澜声音里有些难过。

她们两个一直都在监视着林墨,而她们的身份,也绝非是什么普通人,而是中世界高塔的执行官。(未完待续。)

湖北治疗阴道炎费用
池州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廊坊治疗男科医院
湖北治疗阴道炎医院
池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