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清末历史上袁世凯是如何设计让皇帝溥仪退位

发布时间:2019-12-04 10:00:19

清末历史上袁世凯是如何设计让皇帝溥仪退位的?

早在慈禧太后在世的时候,就对袁世凯放心不下。贾英华经过多年的研究指出,慈禧和光绪两人很可能都是被大太监李莲英害死的,而两人死后不久,李莲英自己也被人砍下头颅,其幕后的主谋正是袁世凯。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后,清军屡战屡败,隆裕皇太后吓昏了头,摄政王载沣也不知所措。当时的北洋六镇军队中,除了第一镇由满清贵族铁良统率外,其余的都是袁世凯小站练兵时的“铁杆”。

袁世凯最初为了在乱局中获益,用重金买通了太监总管小德张张祥斋,更是将崇文门税官监督这个“京师十大美差”之一的肥缺保荐给隆裕的父亲、慈禧的弟弟桂祥。一个不为世人所知的秘密是,隆裕太后还在小德张的穿针引线下,私自接受了袁世凯价值两万两白银的“贡品”。以至于老太监信修明异常鄙夷地记述道:“袁世凯进隆裕太后两次大贡,价值两万两,即将万里江山换到手中矣……”小德张在隆裕面前软硬兼施,说是清朝如果被革命党以武力推翻,那么清室就得不到“优待条件”规定的每年400万两白银了。

据说,就在隆裕太后颁布“宣统逊位诏书”之前,载沣曾奉旨祭祀太庙,当时庙里的乌鸦惊飞四散,这使得将乌鸦作为命运寄托的爱新觉罗家族惊骇不已。这在老太监的日记中有记载。宣统三年阴历十月十六日,溥仪的父亲载沣无奈辞去摄政王王位。贾英华说,世人罕知的是,在此期间,庆亲王奕劻还跟袁世凯达成了一笔黑幕交易,袁世凯私下跟奕劻密谋时,哄骗他说,第一,设法让溥仪退位,由庆亲王奕劻来办这事;第二,事成之后,由奕劻的儿子载振即位皇帝,由袁世凯来办。末代太监孙耀庭曾经对贾英华回忆,当时庆亲王府已经在准备张灯结彩,还私下预备了大红宫灯,准备“登基”时使用。

接着,袁世凯一边密令北洋军放慢速度向南方进发,一边暗中起草好电报稿带给段祺瑞,以前敌将领名义通电内阁和各大臣,逼迫清室退位。结果,隆裕太后糊里糊涂在1912年2月12日颁布了“宣统逊位诏书”。从贾英华收藏的理藩部印制的溥仪逊位诏书原件看,诏书笔迹仓促,缺乏神采,已少了以往诏书中的庄重与肃穆,墨迹中显示大清朝事实上已经完全散架了。颇具喜感的是,诏书颁布的第二天早上,隆裕太后照常正襟危坐,静待上朝,不料等到上午十点多,仍然不见大臣们露面,便随即传奏事处问话。当得知袁世凯们再也不来了的消息后,她似有所悟,不解地说:“难道大清国,让我断送了?”

一年后,隆裕太后去世,此后袁世凯一度鼓动遗老遗少纷纷闹着恢复帝制,这让年幼的溥仪一度产生幻觉,以为袁世凯真的要让他复辟。结果1915年底当溥伦贝子代表皇室和八旗向袁世凯递上“劝进表”,公开拥戴袁世凯当皇帝时,溥仪才大梦初醒。为了保住清室的“优待条件”,溥仪只好由内务府发出正式文件:推戴大总统(袁世凯)为中华帝国大皇帝,凡我皇室极表赞成。奕劻的儿子载振自然没有当上皇帝,即便袁世凯当初假装答应的“清室优待条件”也没有列入宪法,只是勉强收入了民国“大总统令”。

袁世凯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人,他不在乎钱财,对下属总是很慷慨,同时也是个极为迷信的人,他听风水先生说自己在中南海设置的总统府没有正门,风水于前程不利。立即下令将中南海南岸的宝月楼外的红墙推倒,同时将楼下辟成通道,供出入使用。这就是“新华门”,沿用至今。1916年1月1日,袁世凯当上了皇帝。还专门派员到江西景德镇烧制了一批瓷器,赏赐给所谓的文武大臣,上面还特意将他的年号———“洪宪”款识镌印在瓷器上,袁世凯更是不知其意地赠送给溥仪几件。几年之后,感觉受到侮辱的溥仪转手就送给了英国洋师傅庄士敦。连庄士敦都把袁世凯赠送溥仪“洪宪”瓷器的行径,称之为“厚颜无耻。”

张勋兵败 溥仪痛哭

发生在1917年7月1日的张勋复辟,世人耳熟能详。在很多人眼中,率领辫子军的张勋是一个粗人,贾英华认为,张勋并不是一个粗人。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央文史馆官员武治平赠送给贾英华一副翻拍的张勋复辟奏折。“从字迹上看,张勋的书法非常漂亮,是一个文武双全的将军,只是他对大事缺乏缜密部署和考虑,细细探究,复辟的失败,除了逆大势外,这也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中国末代太监孙耀庭曾经告诉贾英华,当年的六月间,在复辟之前,七皇叔载涛曾经跟张勋有过一次秘密谈话,当时在涛贝勒府当差的孙耀庭端上了龙井茶后,整个书房就剩下载涛和张勋两人,经过了这次密谈后,第二天,溥仪就在养心殿接受了张勋的叩拜。在孙耀庭眼中,张勋矮墩墩的身材,整个一短粗儿,活脱脱一皮货商。此外,太监小德张也曾经跟张勋有过密谋。张勋可说是溥仪于出宫前在军界的“铁杆”,张勋曾经建议小德张一起去京城保“小主人”,但被小德张拒绝。

张勋当时自信满满,收买了由直隶总督降为直隶巡抚的曹锟,许诺事成后封他为北洋大臣、直隶总督和内阁议政大臣。曹锟的兵驻扎在保定,如果发生意外,用不了多久就能打过来。同时,张勋还劝段祺瑞让一个师长李长太驻扎在小马厂,允诺成功后封其为九门提督。因廊坊通单轨列车,驻扎在那儿,就等于卡住了咽喉。贾英华说,当时小德张显然对于张勋只带3000人来京城搞“复辟”不以为然,他认为“除非把徐州兵全带过来才有点谱儿”。就连张勋的高级谋士康有为在军事行动上都明确建议:徐州兵力三万,宜调入京城,其余分扼津浦铁路,再调冯麟阁一师入关扼京奉铁路。结果不出小德张所料,复辟之后,张勋所期待的几彪人马全都反了水,领头的就是段祺瑞,还在马厂誓师“讨逆”张勋。

贾英华说,张勋复辟事件中还有日本人的身影。1917年春天,日本参谋次官田中义一来到中国,由当时的京城卫戍司令陈文运陪同周游各省。离开北京,他们从天津换车第一站就是徐州,饭后,田中和张勋密谈了两三个小时,离开徐州时,旅行小队中多了一人,就是后来臭名昭著的土肥原贤二。张作霖后来向陈文运泄露天机

,当时日本考虑,共和政体于中国的国情不符,最好还是恢复帝制,请“宣统”重新出来执政。溥仪自己也提供了第一手佐证:张勋在徐州第二次会议后,经过天津的直隶省长朱家宝找到天津驻屯军少将,由日本军队向张勋复辟提供了赞助。一般人有所不知,张作霖的女儿嫁给了张勋的儿子,两家是儿女亲家。

可笑的是,张勋面临失败前夕,召集军官会议时,竟然连一个人也没来,他带到京城的十个营被人家收买了六个营,只剩下连卫队在内的四个营,能直接调动的兵力只有1500人许。再次下台的溥仪不得不把早已准备好的退位诏书拿出来,做了一个自欺欺人的颁布手续,这份退位诏书根本没有对外颁布,只是公布了一份夹在“大总统令”中的内务府声明。颁布时,溥仪放声大哭。当年,曾经极力主张溥仪逊位的庆亲王奕劻去世,溥仪闻之,甚感幸灾乐祸,想出了不少贬义词恶心奕劻,比如用丑、幽、谬、厉等字作他的谥号,最后经劝诫,才用了一个隐晦的字眼———“密”。贾英华说,由此不难看出,溥仪当时为人胸襟狭窄,爱憎过于分明,凡是拥护复辟的他就支持,反对他的,即使死了也决不宽恕。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幼儿中暑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治
孩子消化不好怎么办
小儿小便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