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深圳45家企业接受检察机关问卷调查

发布时间:2019-12-05 05:01:41

核心提示:2012年,深圳高新技术产品产值为1.29万亿元,其中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达61%。以自主创新为特征的高新技术产业,已经成为深圳的第一支柱产业。

当前应该重点打击哪些侵犯知识产权犯罪?贵公司在保护知识产权中遇到的最突出的问题是什么?您认为深圳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工作有哪些方面需要改进? 日前,深圳市45家高新企业收到了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刑事法律保护研究中心发来的调查问卷。这些企业涉及电子通讯、互联网、生物制药等行业,均是享受深圳市政府便利服务的 直通车企业 。

问卷设计了26道题目,涉及企业知识产权保护现状、遇到的困难和问题、对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和建议、对研究中心的工作评价等。我们希望通过调查,为企业保护知识产权提供更好的法制服务。 深圳市检察院研究室主任、知识产权刑事法律保护研究中心副主任邱伯友表示。

企业诉苦 维权成本高

2012年,深圳高新技术产品产值为1.29万亿元,其中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达61%。以自主创新为特征的高新技术产业,已经成为深圳的第一支柱产业。接受问卷调查的企业,多为其中的领军企业。

接受调查的大多数企业知识产权拥有程度高,建立了一系列管理和保护机制。 研究中心副主任邱伯友说。调查显示,这些企业拥有著作权、商标权、专利权、商业秘密四项主要知识产权的比例非常高,分别占81%、88%、91%和86%,有95%的企业设立了专职或兼职的知识产权部门或人员。

当企业遭遇知识产权侵权时,救济手段呈现出多样化的特点,如5 %的企业选择到法院起诉,44%的企业选择到公安机关报案,42%的企业选择通过行政途径解决,26%的企业跟踪司法机关相关刑事案件办理,但同时,也有44%的企业选择通过协商解决,14%的企业通过私力进行救济。

调查显示,大多数企业认为在办理侵犯知识产权案件中,普遍存在书证、物证、电子证据取证困难,办案成本过高,鉴定困难,赃款追缴困难等问题。在被问到 目前我市知识产权保护中存在的突出问题 时,91%的企业的答案选择了 维权成本高 。

中兴通讯公司法律顾问邓显亮曾以侵犯商业秘密立案为例,细数企业维权所需的成本。在立案前需要做商业秘密鉴定和损失评估,一次商业秘密鉴定少则数万元,多则十几万元,损失评估至少也要几万元,在鉴定和评估工作中,需要收集大量的资料和数据,整个过程耗时耗力,旷日持久。犯罪嫌疑人在此期间如果毁灭、隐匿证据,将给案件侦破带来致命的障碍,企业维权可能前功尽弃。

侵犯商业秘密罪 急需修改

调查问卷中,近五成企业把矛头指向 侵犯商业秘密罪 ,认为这是当前保护知识产权中最迫切需要修改的条文。

刘某是某通讯公司的员工。2011年10月,他打算跳槽,在通过邮件向某技术公司发送求职信息时,附上了自己参与制作的一份附件,内容为公司组织6名专职人员、花费将近一年时间编写的非洲某国电信项目的绝密文档。经评估,该商业秘密被侵犯,对该通讯公司造成的损失为人民币192万元。深圳市南山区检察院起诉后,2012年12月14日,法院判处刘某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据统计,2010年,深圳市检察机关办理侵犯商业秘密的案件6件7人,2011年为10件21人,2012年为9件17人。

由于侵犯商业秘密罪规定直接经济损失要达到50万元,入罪门槛高,致使大量侵权行为得不到惩处,企业对此反应十分强烈。 即使签订了保密协议,企业员工跳槽或自立门户带走并使用商业秘密的情况也很多。有些技术人员到其他一、二线城市发展,很长时间我们才发现商业秘密泄露。

本土企业商标遭侵权增多

企业保护品牌、争创名牌的过程中,最头疼的是仿冒、假冒行为。 侵犯商标类的犯罪成本低、 回报 高,知名企业纷纷大呼 伤不起 。调查显示,大多数企业认为司法机关应该重点打击这类犯罪。

据统计,2010年至2012年三年期间,深圳市检察机关办理了侵犯知识产权案件1008件1568人,其中侵犯商标权的案件就有609件11 7人,占60%以上。而且,每年侵犯商标权案件数都在以超过50%的速度递增。侵权对象以名牌电子产品为主,除了 苹果 三星 诺基亚 等名牌屡屡遭殃, 华为 中兴 等深圳本土企业的知名品牌正越来越多地被不法分子盯上。

2011年,深圳雷柏科技股份公司的 雷柏 品牌荣膺深圳知名品牌。作为无线键鼠第一品牌, 雷柏 已经连续三年蝉联中国市场占有率榜首。从2011年9月起,被告人徐某为牟利,在深圳宝安区西乡街道一家电子厂内组织工人生产假冒名牌鼠标。公安机关当场缴获一批假冒各种型号的雷柏牌鼠标7850个,同时还缴获了假冒的戴尔、联想、惠普、雷蛇牌鼠标若干,经鉴定,价值人民币90万元。宝安区检察院提起公诉后,201 年1月6日,法院以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徐某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9万元。

办案检察官说,深圳的商业化水平很高,因此侵犯商标权案件大多是共同犯罪,他们捕捉市场动向敏锐,组织能力强,调用资源快,生产效率高,下订单就有人供货。 打击制假售假活动不可能一蹴而就。

两法 衔接机制存在问题

打击侵犯知识产权,需要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紧密配合。2012年,深圳市制定了《深圳市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工作实施办法》, 两法 衔接机制正式出台。

但在此次调查中,对 行政执法部门与司法机关的衔接情况 ,七成企业认为 缺乏信息共享平台,相互间存在信息壁垒,尚未形成健全的对接机制 ,超四成企业认为 尚无强有力的制度保障,两法衔接流于形式 ,超三成企业认为 各自为政,衔接不畅,严重影响打击效果 。

知识产权行政执法涉及多个执法机关,如市场监督、文化、烟草、城管、海关等,实际查处的也很多,但移送公安机关的却是极少数。造成衔接不畅的原因有多方面。 办案一线的检察官说。

首先,各方责任不明确,执行主要靠自觉。除了主动报备的以外,检察机关往往难以了解行政执法的具体情况。 两法衔接信息共享平台 中录入的案件数量少,信息简单, 很不实用 。

其次,由于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有不同的要求,导致一部分行政机关移交的案件因证据固定不符合起诉标准、移送案件延迟等原因无法定罪。例如,叶某等三人假冒注册商标,相关部门查处后,没有及时移送,导致丧失侦查时机,相当一部分证据灭失无法补救,对后期起诉工作造成困难。

再次,由于侵犯知识产权案件专业性较强,前期工作往往需要行政执法部门中专业人员的协助、配合。而行政执法部门有时以案件是刑事案件为由,公安机关侦查人员到场后就撤离。

衔接比较理想的一个范例是,深圳市宝安区烟草部门在执法中,一旦发现达到追诉标准,立即通知公安机关到现场执法,为证据的及时收集,尤其是言词类证据的收集,以及案件的侦破提供了良好的基础。检察官称, 可以考虑将该模式进一步细化和推广。

希望司法部门

提供更多法律服务

调查中,企业普遍提出应多邀请公、检、法办案实务部门、知识产权行政执法部门专家和大型企业法务人员开展专题讲座,并举办知识产权保护论坛或培训班,为各界人士提供沟通和交流的互动平台。

2012年4月,研究中心组织办案骨干深入华为、中兴通讯、航盛、腾讯、创维、大族激光、研祥等高新技术企业开展 知识产权保护法律宣传进企业 活动。10月,又邀请专家团队专为深圳58家重点高新企业举办了 深圳直通车企业知识产权法律实务培训班 。航盛公司总裁、深圳市人大代表杨洪发现, 以往的员工培训,我们一再要求听课纪律,还是有不少人中途离席。检察院的知识产权培训,本来只要求部门高管和技术人员听课,可是课上了一半,听课的人数已经增加了一倍。 在这次调查中,98%的企业提出希望检察机关201 年继续开展法律宣传培训活动,并向其他直通车企业和中小企业延伸。

研究中心副主任邱伯友表示, 深圳有的企业起步比较早,发展比较成熟,像华为、中兴、腾讯以及很多企业的法务部的力量非常强,我们打算请他们给正在成长的企业讲课,帮助他们预防和处理发展中遇到的问题,提高自我保护能力。

婴儿手心出汗
宝宝晚上发烧怎么办
不含防腐剂的止咳药怎么样
儿童抗病毒的药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